快捷搜索:

愤怒中的鲜于埔对着剩下的四千军下达了军令

    “哈哈!”鲜于埔大笑说道“何必如此伯达之言确实如此,然某观袁熙亦是无可奈何,只得出营与我等一战。若是某身处其中,自也只能如此了!”
 
    “哦,原来如此!”司马朗点点头,算是同意了鲜于埔的解释。既然答应袁熙的求战,那么鲜于埔自然也不会给袁熙留下半点的胜利机会,令鲜于垠为先锋,亲点两万士卒缓缓而赴身战事,只留下司马朗并一万五千士卒把守营地。
 
    鲜于埔更是将自身佩剑交与司马朗充当令箭,托司马朗掌管大营。有肆意冒犯者,杀!
 
    不过只看如今司马朗的威望,有令箭与无令箭,区别当真不大,反正军中的将士们如今都知晓了一件事,那就是只要鲜于埔不在,那么一切就听司马先生的吩咐…………
 
    袁熙与两位大将焦触带领三万兵马猛攻敌军抛石车之所在高坡,时高坡之上已有几个士兵摆弄抛石车。
 
    鲜于埔与郭嘉立于高处,指挥麾下将士与袁熙相斗,出乎鲜于埔的意料之外,此次袁谭的攻击极为猛烈,不光是其麾下众位将军不畏生死得厮杀,就连袁熙也亲自上阵,搏杀了数回。
 
    “袁谭还当真不能小觑!”鲜于埔望着战场叹了口气,三万己方对阵三万袁熙兵马,竟是一时之间难分胜负,这令鲜于埔心中很是不渝。
 
    “莫急!”身边亲信细细看了一眼战局笑而说道“袁熙麾下将士士气低迷,于久战不利,再过片刻,袁熙便会下令退兵,待整装后再来复战,不过嘛,若是他鸣金先退,我等不妨挥军直去,斩袁谭于今日!”鲜于埔点点头。
 
    六万人的厮杀场面何其壮观,犹如两股洪流冲击在一处,溅起无边的血色。相比于鲜于埔的将领,袁熙麾下的将军明显要逊一筹。
 
    袁熙部下大将焦触逊色许多了,虽是仍在奋勇杀敌。但是却始终冲不破敌军的阵势。
 
    士气低迷的袁熙军士弃如何能久战?没过多久便有不少士车做了逃兵。而就在这时,袁谭大手一挥。身边亲卫竟是临时做了督战队,那些胆敢翻身而退的士车皆被袁谭亲卫砍杀了。
 
    袁熙环首四周,大喝着说道。“如今乃我等生死攸关之地,尔等还欲思退耶?若有人临战不前,我定斩不饶!与我杀!”
 
    整整数百退却的士车皆被袁熙下令砍杀,随后袁熙更是亲自上前,与众将士共同搏杀。倒也是长了几分士气。
 
    “袁谭倒也是心狠手辣之辈!”鲜于埔冷笑着说道“看来他是想在这里与我等决战了!可笑!”
 
    随即鲜于埔唤过一名亲卫,对他说道“传令与阵中所有将军,让他们给我杀进去,不管袁谭或生或死,皆无干系,我只需要一个准信便可,给我杀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亲卫抱拳领命,随即跨上一匹战马去了。
 
    “唔?”忽然太史慈脸上出现几分迷惑,疑惑说道“袁谭欲要增兵?此刻不思退反倒要增兵?莫非他当真在这边与我等决一死战不成?”
 
    鲜于埔闻声望向战场,只见公剁漆营中涌出数千士兵,在其公子一声号令之下赶赴战场,一时之间敌军的攻势猛地一滞。
 
    “彼们增兵,我方岂是不能耶?”鲜于埔眼见自己麾下将士已渐渐胜利靠近,没想到袁谭不退不说,竟欲增兵,他就不怕麾下士车皆死于此地么?
 
    “你们也与我杀过去!”愤怒中的鲜于埔对着剩下的四千军下达了军令。随即冷声说道“好,袁谭!既然你想死在此地,某便成全你!来人,传我令与伯达先生。让他遣一将并一万士车前来助阵,袁谭某看你如何支撑!”
 
 
    “司马先生?”鲜于埔的亲卫犹豫得看着司马朗表情说道“将军此刻想必还在等着司马先生回覆”
 
    “唔,我知晓了!”司马朗点点头对那亲卫说道“我给你写一道文书,可明白?”
 
    司马朗遂提笔写完了文书,递给那名亲卫,亲卫对司马朗拱手一拜,随即急步走出了大帐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