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这艘船能通过登莱水师的封锁实属不易虽然一艘

不得不说他已经被杨庆的疯狂吓傻了,炸桥,自己一个人血洗各处驿站,回马枪带他们夺牛庄,转头撩拨多尔衮的七万大军,仅仅几天时间他用一系列疯狂的举动马不停蹄地刷新人们对
 
疯子的认知,虽然他几乎是奇迹般都胜了,可今天居然要攻锦州,这仍旧不得不说是彻底疯了。
 
    “那是以前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 
    杨庆笑眯眯地看着李来亨说道。
 
    的确不一样了,锦州守军绝大多数都跟随艾度礼南下,这个正蓝旗满洲固山额真是豪格一伙的,黄台吉死后支持豪格,差一点和多尔衮的两白旗火并,原本历史上很快就被多尔衮找个理
 
由砍了。但现在因为阿济格的死,他反而成了山海关内清军的统帅,他从锦州带走了五千清军,而之前锦州恐怕也没一万,之后又派出一批增援退守前所的屯齐,那么杨庆估计城内不会超过
 
三千。
 
    而且还有大量可以策反的奴隶。
 
    而他有近七千可以参战的,那么完全可以放手一搏。
 
    锦州是清军在这一带的后勤基地,他毁掉了牛庄,毁掉了沿途驿站,多尔衮随行携带的粮食不可能满足供应,锦州是清军南下的唯一后勤支撑,打下锦州烧了城内所有粮食,多尔衮就只
 
能止步于此等待后方的运输,他不可能带着一支饿肚子的大军去和李自成决战,然后杨庆还可以继续袭击他的后勤线,干这个他最拿手了。
 
    不过……
 
    “你如何在一天内打开锦州?用弗朗机炮?”
 
    李来亨不无鄙视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山人自有妙计。”
 
    杨庆笑着说道。
 
 第三十八章 你怎么不叫犯贱呢?
 
    锦州,北凌码头。
 
    “这些狗东西,平日收咱们那么多钱,如今却翻脸不认人,真以为范家是如此好欺负的?”
 
    范平阴沉着脸说道。
 
    他是范家驻锦州的商号掌柜,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所有商船都在海上遭到了水师的扣押,甚至还有一艘因为反抗而被击沉,而原本登莱水师和他们是一定程度的合作者。晋商以输往直隶山
 
东一带为名从江南采购粮食,然后在登莱水师的无视下转运到牛庄,盖州或者锦州,补给因为气候严寒而极度缺粮的满清,满清则用历次入关洗劫的金银支付给他们,他们将一部分送给登莱
 
水师和贿赂朝廷官员,尤其是山西宣大一带地方官以维持陆上走私线,甚至本身后者就有股份在他们的商号作为合作者。
 
    但现在全乱了!
 
    首先李自成控制宣大以后山西经宣化出张家口的商道被其控制,这条路线的运输暂时停滞,尤其是李自成和多尔衮争夺山海关后,留守宣大的顺军严禁这条路线的走私。
 
    然后登莱水师也突然转变态度由合作者变成敌对,真正执行他们从来没有严格执行过的海岸封锁。
 
    片帆不得出海。
 
    整个辽东沿海乃至鸭绿江口全都被黄蜚的水军封锁,所有进出的商船无论谁家的,无论以前关系如何,统统都连人带船全部扣押,反抗者直接毫不留情地击沉,范家作为晋商的老大可以
 
说损失惨重,同满清的所有贸易全部停滞,何时恢复遥遥无期,等到李自成击败多尔衮彻底控制北方后,恐怕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在给满清运输任何物资了,困死满清是李自成必然选择,他不
 
可能还容忍晋商资助自己的敌人,所以除非多尔衮能够击败李自成,否则晋商的崩溃是必然结果。
 
    这真得无法忍受啊!
 
    “三爷,咱们怎么办?”
 
    他身旁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问。
 
    他身上还带着鞭痕,这是两天前刚刚被水师抓住时候挨的,幸亏他在水师还有点门路,最终关押他的战船在巡逻到锦州外海时候,把他给扔了下来,然后他抱着同样扔下的木板漂了回来
 
 
    “怎么办?”
 
    范平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求老天保佑多尔衮打败李自成吧!”
 
    “三爷,有船过来了!”
 
    突然前面一名伙计跑过来喊道。
 
    范平立刻抬起头,前面一片漆黑的小凌河上,一点灯火缓缓而来,乘着涨潮倒灌的海水逐渐清晰,同样船上的商号旗也越来越清晰……
 
    “是咱们的船!”
 
    那年轻人兴奋地说道。
 
    那灯光映照下的旗帜上隐约是个范字。
 
    “倒也难为他们了!”
 
    范平带着一丝欣慰说道。
 
    的确,这艘船能通过登莱水师的封锁实属不易,虽然一艘船的归来并不能改变范家的处境,但却也算是一个好兆头,他向前走到码头上,看着这艘越来越近的商船,虽然感觉有些陌生,
 
包括甲板上的水手也都从没见过,不过这种货船很多实际上就是在始发地雇佣,范家的旗帜只是代表这是范家的货而已,他不认识也不算奇怪。
 
    “哪位是范三爷?”
 
    甲板上一个带着眼罩,看上去不似善类的年轻男子说道。
 
    “在下便是,兄弟从何而来,范家何人在船上押运?”
 
    范平拱手笑道。
 
    那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这时候商船靠泊码头,在数十名水手簇拥下,他晃晃悠悠地走下来一直走到范平面前,然后笑着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范平也是老狐狸,立刻就感觉出了不对,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,
 
但却用手指悄然发出了一个信号,后面的数十名伙计迅速向两旁分开并且手按刀柄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