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因为他再就听说过虽然不知道李林之人的品质到

 “太史慈呢?抛石机呢?”鲜于埔喊道。
 
    “早已经被李林调走!”士兵喊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不告诉某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某以为今日已晚,明日在禀报将军!”士兵吞吞吐吐道,其实是他偷着喝酒去了。
 
 第一百二十八章 黄雀在后
 
    “不行!这样太便宜他们了!走!烧了鲜于埔的后军大营!”高览一声令下,便领兵冲出。
 
    大军直接冲进了鲜于埔的后军大营,而田畴,和司马朗等人就其中,司马朗本来还在思索着怎样接管清河呢?熬夜看着清河郡的地图,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喊杀之声,司马朗立即就明白过来“不好!妈的!中计了!”
 
    司马朗知道了,原来袁熙这么的猛攻鲜于埔的前军,就是奔着自己的后军和粮草来的,到了这个地步,人家算计自己这么久了,想反击是废了劲了,脚底抹油是必需的,司马朗立即提起佩剑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只见营中火光一片,司马朗大吃一惊,只见一名士兵过来喊道“司马先生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还没等他说完,司马朗就不再理睬他,赶紧去牵马了,现在老子要跑,谁还跟你废话!司马朗牵上一匹快马,就立即冲往了营外。
 
    高览看着眼前的一片大火,终于释放了出来“哈哈哈…………”高览疯狂的笑着,只见一人压过来一个文人,喊道“将军,某看此人身着华丽,定然是一个大官!”
 
    高览问道“说!汝乃是何人?”
 
    只见文人低着头,不说话,高览怒声道“难道你就不怕死吗?”
 
    文人忽然抬起头,脸已经熏得黝黑,但是依旧能接着月光看清他坚定的眼神,只见文人等着眼睛喊道“哼!某乃是田畴!要杀便杀!”
 
    高览士气一弱,面对着田畴眼神,自己竟然不敢与其对视,高览面色一变“果然是忠义之士!”
 
    然后便道“将此人放了吧!”
 
    “将军!”士兵本以为自己会抓一个大官,立了大功,但是将军竟然让给放了,自己当然不敢,高览怒声道“走!”
 
    士兵没有办法,只好将田畴一扔,高览便带着大军走了,高览偷袭了鲜于埔大军后方粮草大营,还有后军大营,火焰绵延十几里,仅仅损失了千余人,乃是大胜。
 
    鲜于埔自从被李林点了一下之后,也是明白过来袁熙可能偷袭自己的大营,但是没想到这么快,当自己带着大军过来的时候,高览刚刚撤走,鲜于埔只能看着燃烧大营,而自己无计可施………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后路败烧了,但是这还不够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将军!将军!”只见一人飞速跑来,跪倒在鲜于埔眼前,道“将军,袁谭城将军带领军队救援,便发兵突袭我军大营,我军上万惨重!”
 
    “什么!这…………不是让你们小心戒备了吗?”鲜于埔怒吼道。
 
    “奈何袁谭大军冲势迅猛,我军抵挡不住啊!”士兵喊道。
 
    “太史慈呢?抛石机呢?”鲜于埔喊道。
 
    “早已经被李林调走!”士兵喊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不告诉某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某以为今日已晚,明日在禀报将军!”士兵吞吞吐吐道,其实是他偷着喝酒去了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废物!来人,将此人斩了!”鲜于埔怒声道,立即来人家此人拉走,此人大叫着,无人会理睬。
 
    “司马先生,田先生!你们出事了某可怎么办啊!主公,难道天都帮助袁熙吗?”鲜于埔仰天长啸。
 
    只见缓慢的走出来一人,士兵立即喊道“将军你看!”
 
    鲜于埔一见,竟然田畴,立即下马,跑过去,激动道“先生!”
 
    田畴摆摆手道“将军不用牵挂,赶快退兵,不要在此存世太多,我军已经中计,不可再长时间逗留!”
 
    “但是先生,我军…………”鲜于埔怎么会想着这么长时间占据的优势怎能白白的让给袁熙。
 
    “不可逞一时英雄!赶快撤军!”田畴喝道。
 
    “但是…………田先生,司马先生呢?”鲜于埔希望多智的司马朗能够给自己出一个比较适合的计策。
 
    “哼!那个小子年轻,绝对不会有事的!”鲜于埔本已经放光的眼睛暗了下来,田畴说的话很明显,司马朗没死,但是现在又不在此处,自己善于征战,但是计谋方面还真是不如眼前的田畴,所以鲜于埔只好咬咬牙,放弃了已经占据地利的大营,撤军三十里,再度安营扎寨,没想到袁谭竟然紧追不舍,鲜于埔一路撤回了东武袁谭大军才罢休。
 
    而高览带领大军立即撤回,高览想,如果再从河流中穿过难免在造成伤亡,所以便带领大军绕道而行,高览觉得,鲜于埔大军已经被烧的不可开交,袁谭的军队有很是时候的发动了突袭,所以定然不会在追过来阻挡自己,所以很是放心…………
 
    但是,路上,却又一对骑兵飞速的驶来,看到了高览的队伍“哼!”领军的将军冷笑着说道“果然不出主公所料!哈!众将士,亮火把!”随着他的话语,周围数百个火把一同亮起。
 
    刺眼的火光让高览众人不禁别过了头。但是心中却思考着他说的话“这不可能!”高览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神情很是激动。
 
    “区区拙计岂能骗得主公?”那将冷笑着说了一句,只见来人举枪止住军队,双方在路上相对,来将枪尖指着高览喊道“来人!可听过斩颜良诛文丑的常山赵子龙呼?”语气很是嚣张,但是这也代表的了赵云的实力,能够斩杀当时一等一的大将,众人哪能不知道。
 
    高览本来就已经十分惊讶,而听到来人竟然是赵云,那就有一些惊恐了,高览后方将士听见对面是赵云这一阵惊恐,议论纷纷。
 
    “哼!赵云,某乃是高览你为何在此!”高览叱问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!某主公已经识破那么的诡计,就是趁着你们出来的时候,截杀你们,也早就料到袁谭会配合你偷袭鲜于埔前军大营,现在我家主公已经带着军队前往你们自家的大营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防备啊!哈哈哈…………”赵云笑道,但是高览听到这件事情已经是面如死灰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!怎么可能!这么完美的计谋,竟然让李林看破,还反客为主,我…………”高览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,这是为何!这是为何!所有听到赵云的话的人,都是不敢相信,己方自认为九死一生的计策,本应该成功的,竟然…………
 
    赵云见到众人惊恐的样子,大喊道“既然如此,尔等还不快快下马受降!”
 
    高览瞪着赵云,怒声喊道“哼!想要让某投降!妄想!”
 
    “哼!冥顽不灵!杀!”言毕,赵云便杀了过来,高览一声爆喝,也是冲了过去,但是高览的军队刚刚经过交战,而且人数上有不见优势,如何能与赵云交战,不一会,只剩下了片片的尸体…………
 
    望着无数惨死的同泽,高览心中甚是焦急,大喝一声便领着数十骑兵冲向赵云,赵云怎么惧怕,一边很是轻松的抵挡敌人,一边喊道“难道你就如此的想死呼?难道你就想染手下精兵都死在这里?”
 
    “高览将军!”众人却惊愕地望见高览朝着赵云直冲过去,惊急之下一声大喊。
 
    “此人倒是好武艺!”赵云望着不远处用银枪拨开箭支的身影,微微一笑,耳边却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主公有令降者不杀!”士兵们大喊道。
 
    赵云疑惑地望了身后,迟疑一下终究是点了点头,推开与高览交战的地方几步大喝说道“主公有令,降者不杀!尔等丢下手中兵器徐徐走来!”
 
    “侯宇?”高览心中一愣抬头望着远处出现的那人,心中百感交集,自己伏击李林,就是因为此人的出现才回一败涂地,尽然为何要救自己。
 
    “高览将军,别来无总!”侯宇拱手冷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本以为只要渡过了跃马涧,那么便可重创敌军,却不想竟然反被李林看破,九死一生之计如今当真成了十死无生的局面。
 
    高览已经很是疲惫,更何况是身边的将士,回头看看身边仅剩的千余士兵,高览无奈的摇摇头,对于侯宇也是拱手道“侯宇将军!”
 
    “高览将军”侯宇上前几步淡淡说道“你家主公之计谋在乎一奇。如今既然被我主公识破,再做争斗亦是徒然,更何况…………”说着,侯宇指指那些在地上翻滚的袁熙士兵,轻声说道“如若不降。我等一声令下,又是白白坏了无数性命,将军情何以堪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高览面上表情一滞。犹豫着回过身去看着身后存活的士率。
 
    只见高览身身边的一亲卫忽然凄然长叹一声“高览将军将军,咱们降了吧!”
 
    “你!”高览一惊,但是回头看看众人,脸上无不是如此,高览明白了他们的心思,长叹道“久闻李将军心思缜密,算无遗策,在下佩服!除去这些,在下亦对李将军的仁义之心素向来来崇敬…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侯宇面色不变,但是嘴上却说道“高览将军可以安心,既然承我家主公诺降者不杀。那么便不会食言,今日如此。明日如此,再后亦如此!”
 
 第一百二十九章 反夺袁熙大营
 
    “呼!”高览虽是面上有些尴尬与羞愧,但是心中却松了口气。因为他再就听说过,虽然不知道李林之人的品质到底如何,但是杀神侯宇的话素来说一不二,承诺下的事决然不会反悔,当然每次都是说杀
    李林本来其实并没有突袭袁谭大营的计划,但是根据李林的观察,举得袁谭大军的举动就是要偷袭鲜于埔大举大军的后方,李林本来也觉得自己理应帮一把,但是没有办法,李林这回前来,并没有带领大军,根本没有办法救援,本来想眼不见为净,以李林对鲜于埔的了解,就算是袁谭真的赢了这场仗,也只是缓解了袁绍败亡的速度而已,李林不忍看见士兵的死亡,所以选择了离开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