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高览面色一变果然是忠义之士

 发布时间:昨天22:00字数:3020
 
    “那伯达与田畴大人………还有大营”鲜于埔赶到了惊恐,不!是恐惧!
 
    “将军,不必过分担忧,如今且看伯达是否能探地此事吧”李林若有所思,然后道“将军,某恐怕青州有事,带人走了!”说完,也不管鲜于埔的表情,立即带着方方等人走了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……”鲜于埔很是气愤的看着李林的背影,但是有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自己也不能直接将李林拦下吧,这不是看着自己要失败么?
 
    入夜,清河跃马涧南岸,忽然出现了无数黑影,观其身手敏捷,均是训练有素的士兵。“将军!”为首一人轻声唤道“从此处向西便是敌军大营,敌军粮卓抬重皆在此处………”
 
    其后一人亦小声回覆道“我还寻思如何在渡河之际躲过敌军斥候,不想却无半个人影,想来是敌营中人见此处水流端急、无人能渡吧,真乃天助我也!”
 
    原来这此竟然是许攸小高览并那三千精兵!“可惜便是如此,渡河之时也损了四百余名兄弟……”高览叹息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高览将军将军”许攸亦是叹了口气,望着遥远处小敌营中的点点篝火,他愠怒说道“若不是刘虞大军来攻,我等岂会如此?多说无益。到时候多杀此敌兵为我军中将士报仇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高览迟疑地应了一声。望着遥远的的敌营之中的点点篝火,心中却忽然浮现出一副淡然的微笑。
 
    我叫高览,我,没有母亲,而父亲在我的印象中只是一个每日酗酒的醉鬼,望着其他与我同龄的少年都有各自温馨的家庭,我真的很羡在我四岁大的身后,村子中来了百余名衣着奇怪的人,而且他们骑着一种有时温顺有时暴躁的野兽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做马。
 
    他们说他们是来帮村子讨伐附近的山贼的,早此时候我问过陈大哥。看陈大哥的表情,山贼应该一种很凶猛的野兽,因为村子里最厉害的猎户都不敢去捕杀山贼。
 
    后来,那些人回来了,也不知与村长爷爷说了些什么,反正全村子的人都上前去感谢他们,我和阿兰小娟儿在后边看着,他们应该是比村人更加厉害的猎户吧。
 
    厉害的猎户,在我们村子住了一晚,我和阿兰犹豫着上前对他们说“我们日后也定要成为与你们一样厉害的猎户!”
 
    没想到那此人竟然哈哈大笑。在我和阿兰不满的眼神中,一个大叔摸摸我们脑袋说道“我等可不是什么猎户,我们不是猎户,而是人称四世三公的袁本初将军麾下铁骑!”
 
    原来他们不是猎户,临走之前,大叔给我们削了两把木枪,望着他们驾驻着那种猛兽离开的情景,我对自己说我要成为铁骑!村里的老人对我与阿兰说,如果要成为铁骑的一员,就要有高超的武艺,于是我和阿兰每日开始习武,如果说拿着木枪乱舞也叫习武的话,那时候忽然发现父亲看我的眼神十分奇怪。
 
    有一日,父亲破天荒地没有饮酒,而是很严肃地对我说“览儿,想学真正的枪法么?”
 
    难道醉鬼父亲也和大叔他们一样厉害么?我不信!过了几日。父亲与村子里的猎户们一同上山打猎,这可是这此年来第一次,而且。他带上了我和阿兰,那一次,我们碰到了狼群…………
 
    回到家的时候看着屋子角落那个狰狞的狼王头颅,我选择了相信我的父亲。
 
    从这一日开始,父亲再也没有喝醉过一次,每日督促我和阿兰练习枪法,挑、刺等等我练了几千几万次的枪法。
 
    我一度感觉厌倦,但是每当我想提出放弃时父亲眼中露出那眼神,就好像那头狼王一般的眼神,让我不敢想心中的话说出。
 
    就这样跟随父亲练了十年枪。我二十四四岁了,阿兰二十,那年家中来了一个老头,似乎与我父亲认识,老头打量了我与阿兰一眼,笑着点点头,我并不知那是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当夜父亲对我说,“我能教的全数教给了你,若要习得高深的武艺。就跟着他去!”
 
    老头把我与阿兰带走了,记得走的那天,娟儿哭了,我不明白她为何要哭,于是从旁边地上摘下一朵花给她。“我会回来的!”娟儿红着脸跑远!
 
    “师傅!”我问老头道“你很厉害吗?父亲说跟着你能学到高深的枪法”
 
    老头,啊不,师傅笑着摸摸我的脑袋对我说道“你父亲往日也很厉害,只是伤了手筋…至于为师…………”我们被师傅带到了深山,在那里一呆就是三年。
 
    终于有一次。师傅给我们半月的时间让我和阿兰回村子探望亲人,我也很想我那酒鬼父亲。
 
    但是当我们到了村里的时候,却发现那里竟变成了废墟。
 
    我与阿兰找遍了附近的村子才明白了原因,就在我们离开的一年后,又出现了一群山贼,就是他们冲进村子杀死了村人,抢走了财物,那时我才明白,原来山贼不是野兽,但是他们却比野兽还要凶恶!
 
    父亲年纪大了,早先还伤了手筋,更兼长年饮酒坏了身子,待杀了十余名山贼后就被害死了。
 
    而娟儿,听人说似乎是跳河自尽的,我和阿兰找到了那群止贼,把他们全数杀了,跪在父亲的坟墓前,我发现心中对父亲的怨恨早已消失不见了,我已经隐隐明白父亲为何以前那么不喜欢我,正是因为我的出现,害死了母亲……
 
    我和阿兰给娟儿也做了一个墓碑。就在村人与父亲旁边,我心中已经明白了当日娟儿为何要哭。“娟儿,我回来了”我们在师傅的草屋门前跪了一天一夜,因为我们杀了那些山贼,杀了百余人
 
    第四日天明,阿兰站起来对我说“我要走了,我要去鄄城投靠我的叔父,跟我一起去吧!”我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阿兰走了,而我则继续在师傅草屋门前跪着。直到过了三天三夜,我感觉自己再也支持不住的时候,忽然听到有人说我。“你为何不走?”
 
    我转身一看,竟然是师傅?我恭恭敬敬地说道“因为徒儿还不曾的到师傅的原谅!”
 
    师傅叹了口气,摇摇头对我说道。“武学之道若是起了杀心。便落了下乘,很难再领悟武学的真谛,你太可惜了!”
 
    我不是很明白师傅的话,但我还是说道“师傅,徒儿敢对天发誓。徒儿杀的都是该杀之人!,
 
    “你不明白若是有活路,他们又怎么会成为山贼?”师傅叹了口气对我说道“览儿,你下山吧!”
 
    下山后那几个月中,我碰到了许多为了钱财滥杀无辜的人,我将他们都杀了,但是那样的人似乎是杀不尽,我总能看到他们,
 
    于是,我便去了冀州,投在冀州牧袁绍帐下,逐渐做到了伯长,随后听说幽州公孙瓒不知道被主公得罪了,所以便来攻打,我便在鞠义将军麾下,与公孙瓒的军队作战,那一战我杀了很多人,我一度感觉迷茫,因为战功,我被鞠义将军看上,便提拔为校尉,也是因为那一战死了很多人,需要补缺,我本以为战事将终结。却没料到主公又一次对并州用兵,然后又是青州。
 
    我一步一步做到了将军,但是主公帐下大将很多,颜良文丑,张郃高干,还有自己的老上司鞠义,都是十分厉害的角色,根本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,但是后来,听说在辽东,崛起的一个叫李林,用十分神奇的火牛阵打败了鞠义,再后来,张郃投降,颜良文丑被一个叫赵的在阵前斩杀,才轮到了自己的发挥。
 
    但是正当自己准备大放异彩的一战,有一次败了,就差了那么一点,那么一点李林就会死在了自己的手里,但是还是失败了,但是自己没有气馁,自己的主公还有兵马,还有城池,自己不能放弃,所以又领兵去埋伏刘虞去洛阳的军队,但是我又是中了一个叫司马朗的计谋,得知中计之后,立即会了冀州…………
 
    为了破鲜于埔,许攸大人向公子献九死一生之计,我也请愿去!我不在乎公子,哦不,是不在乎袁熙日后对我的封赏,我只是为了报答他们袁家罢了,若是我死在今日那么什么也不必再说,若是我侥幸不死,那么我便离开此地,隐居起来!
 
    “某绝对不能输!”高览策马而立,低吼着,强渡跃马涧的时候折了三百多弟兄,高览在高处看到了远处敌营中的点点篝火,敌兵似乎没有任何防备。
 
    “杀!”高览大吼一声,冲了上去,后面三千精骑在后,就连许攸则是站在河边,看着冲上去的众人,叹了一口气“诶…………高览将军,一定要赢啊!”
 
    高览大军不敢怠慢,直逼鲜于埔大军的粮草大营,很轻松便破开了营门,高览大吼一声“放火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看是防火,但是不多久,高览便发现了,敌军的粮草并不是很多,原来他们快断粮了!高览在心中低吼着。“不行!这样太便宜他们了!走!烧了鲜于埔的后军大营!”高览一声令下,便领兵冲出。
 
    大军直接冲进了鲜于埔的后军大营,而田畴,和司马朗等人就其中,司马朗本来还在思索着怎样接管清河呢?熬夜看着清河郡的地图,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喊杀之声,司马朗立即就明白过来“不好!妈的!中计了!”
 
    司马朗知道了,原来袁熙这么的猛攻鲜于埔的前军,就是奔着自己的后军和粮草来的,到了这个地步,人家算计自己这么久了,想反击是废了劲了,脚底抹油是必需的,司马朗立即提起佩剑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只见营中火光一片,司马朗大吃一惊,只见一名士兵过来喊道“司马先生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还没等他说完,司马朗就不再理睬他,赶紧去牵马了,现在老子要跑,谁还跟你废话!司马朗牵上一匹快马,就立即冲往了营外。
 
    高览看着眼前的一片大火,终于释放了出来“哈哈哈…………”高览疯狂的笑着,只见一人压过来一个文人,喊道“将军,某看此人身着华丽,定然是一个大官!”
 
    高览问道“说!汝乃是何人?”
 
    只见文人低着头,不说话,高览怒声道“难道你就不怕死吗?”
 
    文人忽然抬起头,脸已经熏得黝黑,但是依旧能接着月光看清他坚定的眼神,只见文人等着眼睛喊道“哼!某乃是田畴!要杀便杀!”
 
    高览士气一弱,面对着田畴眼神,自己竟然不敢与其对视,高览面色一变“果然是忠义之士!”
后路败烧了,但是这还不够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将军!将军!”只见一人飞速跑来,跪倒在鲜于埔眼前,道“将军,袁谭城将军带领军队救援,便发兵突袭我军大营,我军上万惨重!”
 
    “什么!这…………不是让你们小心戒备了吗?”鲜于埔怒吼道。
 
    “奈何袁谭大军冲势迅猛,我军抵挡不住啊!”士兵喊道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